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你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/ 全部文章 / 正文内容

过户费怎么算十首小令诗词:温柔如水,美到骨子里-光彩全球

6 全部文章 | 2017年12月31日
十首小令诗词:温柔如水海涅定理,美到骨子里-光彩全球

小令是词调体式之一,指篇幅短小的词。
小令通常以五十八字以内的短词为小令,
如《十六字令》、《如梦令》等。
但今天,诗词君要分享是十首小令词,
短小精悍,温柔如水,
美到了骨子里。

《花非花》
唐·白居易
花非花,雾非雾,
夜半来,天明去。
来如春梦几多时?
去似朝云无觅处。
像花而不是花邱兴和,似雾而不是雾。半夜时分到来,天亮以后离去。来时像春梦一样能有多少时间?去时又好似朝云散尽没有觅处。
这首诗语意双关,富有朦胧美。雾、春梦、朝云,这几个意象都是朦胧、飘渺的,意象之间又故意省略了衔接,显出较大的跳跃性,文字空灵,精炼,使人咀嚼不尽,显示了诗人不凡的艺术功力。

《调笑令·边草》
唐·戴叔伦
边草,边草,边草尽来兵老。
山南山北雪晴。千里万里月明。
明月,明月,胡笳一声愁绝。
唐朝时期,政府在边地设立都护府鄂友三,管理边地事务。很多士兵驻扎在边地,边地战事不断,士兵生活悲苦。这首词是作者为了表达边塞士兵渴望回归故乡的愿望而作。
边塞的野草啊,边塞的野草!野草枯尽时。戍边的兵士已老。山南山北雪后放睛帝王蛇蜥,千里万里处处月明。明月啊,明月!远处传来胡笳一声,令人肠断欲绝。

《渔歌子》
唐·张志和
西塞山前白鹭飞,桃花流水鳜鱼肥。
青箬笠,绿蓑衣,斜风细雨不须归。
苍岩,白鹭,鲜艳的桃林,清澈的流水金波旬花,黄褐色的鳜鱼,青色的斗笠,绿色的蓑衣,色彩鲜明,构思巧妙,意境优美,使读者仿佛是在看一幅出色的水乡春汛图。
雨中青山,江上渔舟,天空白鹭,两岸红桃,色泽鲜明但又显得柔和,气氛宁静但又充满活力。而这既体现了作者的艺术匠心,也反映了他高远、冲澹、悠然脱俗的意趣。

《梦江南·兰烬落》
唐·皇甫松
兰烬落,屏上暗红蕉。
闲梦江南梅熟日,夜船吹笛雨萧萧。
人语驿边桥。
这是一首描写旅客思乡之作。全篇通过叙述一个轻柔恬美的梦境,描绘了江南初夏迷人的景致,亲切温和,意蕴无尽。
全词从室内屏风上的人工画面、写到室外江南水乡真实的自然图景,由绘色(红蕉、黄梅)到绘声(吹笛、人语、夜雨潇潇),詹世钗亦即从视觉到听觉,构思新奇,意境清幽,动静兼备。诗人把自己的情感全灌注在用景物描绘所铸成的形象画面之中,含有不尽之意心急如焚造句,令人思索玩味。

《长命女》
五代·冯延巳
春日宴,绿酒一杯歌一遍。
再拜陈三愿:
一愿郎君千岁,二愿妾身常健,
三愿如同梁上燕,岁岁长相见。
风和日丽的春天,摆起丰盛的酒宴。一杯美酒一曲歌呵,拜了又拜许三愿:一愿郎君你长寿千岁,二愿我身体永远康过户费怎么算健钱莹老公,三愿我俩如同梁上燕呀,双双对对徐凌晨,幸福无边。
整首词采用妇人口吻,语言清新明丽,语浅情深,可谓做到单纯与丰富富、平易与雅致高度统一,深得民歌精髓,化平凡为神奇,艺术效果奇妙。

《望江南》
唐·温庭筠
梳洗罢,独倚望江楼。
过尽千帆皆不是,斜晖脉脉水悠悠。
肠断白蘋洲。
梳洗完毕,独自一人登上望江楼,倚靠着楼柱凝望着滔滔江面。上千艘船过去了,所盼望的人都没有出现。太阳的余晖脉脉地洒在江面上,江水慢慢地流着,思念的柔肠萦绕在那片白蘋洲上徐琼霜。
这是一首写闺怨的小令。此词以江水、远帆、斜阳为背景,截取倚楼顒望这一场景,以空灵疏荡之笔塑造了一个望夫盼归、凝愁含恨的思妇形象。情真意切,语言精练含蓄而余意不尽,没有矫饰之态和违心之语,风格清丽自然,是温词中别具一格的精品。

《生查子》
唐·牛希济
春山烟欲收,天澹星稀小。
残月脸边明,别泪临清晓。
语已多潮州凤翔峡,情未了,回首犹重道:
记得绿罗裙,处处怜芳草。
这首词用清峻委婉的语言, 生动形象而又细致入微地刻画了一对情人分别时难舍难分的场面,表现了缠绵婉转的“人生自古伤别离”的思想感情,描摹出一种深沉悱恻的情绪。
春山上的烟雾即将散去,淡色的天空上,星星稀疏且小。将落的月儿照在我们脸上,流着离别的泪水,天已经接近黎明。话已经说了很多,情意却没有尽头。回过头来仍说道:记得绿罗裙,无论走到何处都要怜惜芳草。

《如梦令》
宋·李清照
常记溪亭日暮,沉醉不知归路。
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。
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。
这是一首忆昔词,寥寥数语,似乎是随意而出,却又惜墨如金,句句含有深意,境界优美怡人,以尺幅之短给人以足够的美的享受。
还记得那次在溪边亭中游玩日色已暮,沉迷在优美的景色中忘记了回家的路。尽兴以后大家乘着夜色赶快掉转船头,却不料走错了路小船划进了藕花深处。怎么出去呢?怎么出去呢?叽喳声惊叫声划船声惊起了一滩鸣鹭。

《忆王孙·春词》
宋·李重元
萋萋芳草忆王孙。柳外楼高空断魂。
杜宇声声不忍闻。
欲黄昏。雨打梨花深闭门。
茂密青草使我想起王孙,柳畔的高楼上凭栏凝望,杜鹃蹄声哀切令人神伤。眼看着又到了黄昏时分,雨打梨花深闭门。
李重元的《忆王孙》是一首描绘闺中少妇思念丈夫的“闺情”词。芳草、烟柳、杜鹃、春雨、梨花诸物与所抒离恨别绪结合在一起张子筠,情景交融。全诗一句一层渲染,层层推进,直至最后“深闭门”打住,大有此时无声胜有声之感。读来令人为之心恸。

《如梦令·木叶纷纷归路》
清·纳兰性德
木叶纷纷归路,残月晓风何处。
消息半浮沈张静安,今夜相思几许。
秋雨,秋雨,一半西风吹去。
纳兰性德随扈出巡南北,出门在外,非常思念家中的妻子,于是写下了这首词。
词中描写对妻子的思念,抒露着情思深苦的绵长心境。全词纯用自然真切、简朴清爽的白描语句,写得天然浑成,毫无雕琢之处,却格外真切感人。
微信:光彩全球
汇聚欧、美、日、韩等精品
温馨提示:《光彩全球》推广的内容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孙一卜,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消

上一篇:重生奥特曼之逍遥杰顿在渐暖的阳光里。。。。。。-天水白癜风医院

下一篇:藿香正气软胶囊价格全国档案局长馆长会议提到的这份文件,必须认真学习-兰台之家